伦敦 伦敦00:00:00 纽约 纽约00:00:00 东京 东京00:00:00 北京 北京00:00:00

400-668-6666

赤芍

当前位置:金福彩票平台 > 赤芍 >
赤芍

故用“芍药总苷胶囊”为名较好

  花卉芍药可谓家喻户晓、人人皆知,而赤白芍药对不少专业人士来说也有所不知,甚至犯知识性或科学性的错误。所谓赤白芍药,即中药赤芍(古称赤芍药)和白芍(古称白芍药)的合称。国家标准的和大学教科书规定的赤芍和白芍均为毛茛科植物芍药Paeonia lactiflora Pall. 的干燥根。但它们的性味、归经、功能、主治却大相径庭。一个物种成为两种效用很不相同的中药,实在不可思议,让人匪夷所思。究竟是博大精深,还是故弄玄虚。实有必要且迫切需要向受教育者、使用者和其他学科说清楚、讲明白,至少要把问题的尖锐性和挑战性提出来讨论和研究。

  白芍、赤芍各为一种,白补赤泻,白收赤散,白寒赤温,白入气分,赤入血分。赤芍秉少阴厥阴之气,白芍秉厥阴之气。

  研究中药历史和中药材品种考证的现实意义之一,就在于为临床实际用药提供参考。芍药历史的复杂性表现在古方(汉代张仲景芍药甘草汤桂枝汤黄芩汤等)中的“芍药”已经名存实亡,没有一个现在的中药方还用芍药之名,但究竟该用赤芍还是白芍,一直众说纷纭,莫衷一是。还有,一些古方中的“白芍药”“赤芍药”并不等同于现代的赤、白芍,同样存在如何对应的难题。如果从文山书海中去寻求答案,结果只能是剪不断,理还乱;如果采取唯物求实的方法,则问题就迎刃而解。现代中药白芍(药用栽培芍药)的生产是明末清初以后的事情(亳白芍、杭白芍、川白芍名出自1935年《药物出产辩》,四川中江白芍栽培始于19世纪初)。花卉史称,观赏芍药的栽培始于魏晋而盛于唐宋。显而易见,张仲景时代没有现代白芍,其所创制的含芍药的方剂拿到现代来应用均宜以赤芍当之。唐宋元明的千余年间是“白芍药”和“赤芍药”的混沌阶段,李时珍有“今药中所用,亦多取扬州者”之言。扬州芍药是花卉,入药倍受医家的质疑。也就是在宋代,陈承在《重广补注神农本草并图经》一书中就指出过:“今世多用人家种植者,乃欲其花叶肥大,必加粪壤。每岁八九月取根分削,因利以为药。今淮南真阳尤多,根虽肥大而香味不佳,入药少效。”由此可见,古代医药学家提到“白芍药”,如果是开白花的野生芍药那就是现代的赤芍;如果是花卉芍药,其花岂止白色和红色(宋代三部《芍药谱》记载花卉芍药品种多达三十余种)。所谓“根之赤白,随花之色也”是脱离实际的,在药材生产上缺乏可操作性,在功效上缺乏科学性。历史发展的结局给此说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,也嘲弄了现代自以为是、不懂赤芍和白芍的人:赤芍开花竟然洁白无瑕,而白芍却开的是鲜艳的红花。

  初之气,厥阴风木。二之气,少阴君火。芍药春生红芽,秉而治肝。花开三四月间,秉少阴火气而治心。炎上作苦,得少阴君火之气化,故气味苦平。风木之邪,伤其中土,致脾络不能从经脉而外行,则腹痛。芍药疏通经脉,则邪气在腹而痛者,可治也。心主血肝藏血,芍药秉木气而治肝,秉火气而治心,故除血痹。除血痹,则坚积亦破矣。血痹为病,则身发寒热。坚积为病,则或症或瘕。芍药能调血中之气,故皆治之。止痛者,止病腹之痛也,肝主疏泄,故利小便。益气者,益血中之气也。益气则血亦行矣。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

  最近几年上市的新药白芍总苷胶囊国药准字H20055058),属于解热镇痛及非甾体抗炎镇痛药类西药,适应症为类风湿关节炎。这表明,用芍药苷含量的多少来评价赤、白芍质量并不能反映赤、白芍的临床药效,而且赤、白芍的效用不同,都以芍药苷含量为标准,也是不理想的,还应探索更好的指标。此外,白芍总苷胶囊(别名帕夫林,为芍药苷paeoniflorin的谐音汉字)的命名也欠妥当,其中芍药苷的含量占总苷的 90% 以上,故用“芍药总苷胶囊”为名较好。

  初步的实地考察和科学研究表明,现代白芍(杭白芍、亳白芍、川白芍)是长江流域长期药用栽培驯化野生芍药的产物,其遗传分化后的特征不仅不同于
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9-10-12 06:57 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http://rsbcgtown.com/chishao/270/